当前位置 首页 >> 江信博客 >> 知我可知
 新闻搜索





 热点推荐
知我可知
文章类型:江信博客 文章加入时间:2015年4月23日9:8
                                            (吴吟珠)
      与我可知,最凉不过人心,最淡不过时光,最念不过过去,最畏不过未来。每当我隐没在视线中踯躅不前,总有一种自私的安全感和一种莫名的释然感,至觉未够。
 
     我喜欢安静的午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枫树底下看着阳光从层叠的枝叶间侧漏下来,留下点点耀眼的光斑,微风吹过,撩动了湖面静好的面容,然后涟漪一圈圈像我扩散开来,在我平静的心中留下丝丝安然的记忆。然后我总是会习惯性的把它记录在我的时光里,遮盖旧日记泛黄的模样。
 
     只是,在我不经意的一个转身或邂逅,日子里忽然下起了青色的小雨,打湿在我扯紧的衣角,定格了我轻轻上扬的嘴角,留下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许是沉默了太久,每每夜色正好,我手心握住的流光里便又多了些残存的秘密,或者确切的说,是一些我不曾发觉,却又深藏在心的记忆。我一路拾荒,填骈记忆的空囊。
 
      我知道我那刻起,就喜欢上了那首歌,那时你坐在我前面,我突然地拍你肩膀的时候你那惊吓的表情,都在这首歌里。这是首很动听的歌,歌声婉转入心,总会有人反复聆听,这是首很唯美的诗,诗意轻柔,总会有人浅浅吟唱。
 
      这是青春。
 
      青春的日子很简单,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也无声,一切安好错落在脚下,抬起手,看见了左手年华,右手倒影。梦幻中踏着嫩绿的小草奔跑,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切静谧的刚好。怀念从前的日子,季节总是如歌般行吟,明如镜,清如水的秋天里,我应当是快乐的。然而一只青鸟扑翅而过的轰鸣打乱了我心中的节奏,乐此不疲的开始追逐。记得余秋雨说过,堂皇转眼凋零,喧腾是短命的别名。为了忙碌而忙碌,我忘却的是旅途的风景。在流光溢彩的日子里,生命铸上娇冶的印记。
 
      与我可知,生是经历。我不知道自己要多久要多懂才能逃离苦涩与心痛的知觉,是不是要等花谢了枝落了,是不是要等眼皱了泪干了,是不是要等日落了月淡了,是不是要等我走了你来了,是不是要等夜深了心痛了。是不是要在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渴望与歇斯底里的单纯后才会停止思绪麻木无情,我不知道,我也不敢知道,我只是怕,在我经历了一切后我不再笑了,不再那么简单与渴望,那种越想抽离却越想握紧的青春的感觉都毫无保留的丢失在了未名的哪里。
Copyright©2013 Propaganda Depart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