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信博客 >> 落花无情终有意 流水绵绵始无情
 新闻搜索





 热点推荐
落花无情终有意 流水绵绵始无情
文章类型:江信博客 文章加入时间:2015年4月23日9:5
                  (   北纬28°文学社   14 电商(六)班     何清艳)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有情花,烂漫叶,浮生如梦,岁月如烟,倚栏对月,怅望天涯。月依然,梦依然,残梦冷月,有多少无奈何?
                                                         ——前言.
     沿着风飘去的方向,握紧笔尖,只为无言的心语,写进对生命的扣问,我心如潮动,无情抒写对生命的热忱,生活要磨砺以平淡心态去面对,人生要飞翔,就要学会迎难而上,时间如水,打捞一份从指缝中流失的美好,多少日子一盏孤灯多少诗,为谁伏案为谁累?寒夜挽袖舞屏前,旋律凄心尤寒……
        时光流走,带走了你,带走了情,带走了苍老的容颜,何时才可以不思念,何时才可以不琢磨,何时才可以欢颜……
         “谁念西风独自凉”,谁的衣衫,飘逸彷徨,谁的倩影,摇曳了月光;谁的容颜,隐进了温柔的雨霁,却余下满地的仓皇。剪不断声声邻笛谱出的回肠,理不清眷眷柔情缠绕的吟唱。断魂天据,绕不开你湿润的双瞳;相思无极,躲不过你忧伤的双眸。
                人生若只如初相见
      初见,你随着榆关的一行人,乡心聒碎。千帐灯影。我只是窥见你一眼,便次醉于你的笔触,是微微却萦怀的悲伤。
      这是猝不及防的邂逅,绚烂而华丽,倘若没有后来,就没有结束,当年的你,是年少意气。
      父亲是当朝权贵明珠,自己年纪轻轻已是康熙帝的御前侍卫,意气不假,却没有纨绔子弟的奢靡气息。“不是人间富贵花”初见你,只觉有天外嫡仙人的飘逸,而你,也正是如此,从我初见你的那《长相思》.
        后来的你是“心字已成灰”.“人生若知如初相见”。你与青梅竹马的表妹也曾山盟海誓;也曾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他们是多么天真,自以为可以操控命运的罗盘,诺言的脆弱性,你们从未了解。
       她入了宫,成了皇帝的爱妃。“君为臣纲”容不下你置喙的余地;换言之,连反抗的心也不让你留,这一跪,便结束了罢。当你跪下的那一刻,她便不再属于你,从前的一切如同过往云烟,这一瞬起,烟消云散。你们是命运的棋子,逃不开宿命的羁绊。
              当时只道是寻常
      有些事,只有经历才有权说起;有些人,只有失去才懂得珍惜。残雪疏稀,画屏凝辉,指尖触及处,月光清冷,帘卷夜色,天色三更,横笛石桥畔,落梅飘转。曾经俊美的男子,曾经相许的“一生一代一双人”曾经轻信的“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那些侵蚀梦的思恋,那些“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的悲凉。见过太多哀而不伤,隐而发,反倒更会被这种痛彻心扉打动。
      宁愿相信前世今生,幸好,我们有前进的缘分。幸好,我们有今生的情分,幸好,我们有修来的福分,幸好我们还有机会,幸好,我们并未真正错过,幸好你的手,仍在我手心。
      容若,想必这就是你的心,我敬你,敬你情深义重,愿今生的你,找回你的她。
      永远的纳兰容若,半梦半真,是你曾停驻的痕迹。
      永远的墨香疏影,渐行渐远,萦绕着你的气息,终成笛声中最轴的记忆。
 
Copyright©2013 Propaganda Department